Freak.

【畸形者】
中考暂退。
取关随意。
努力手稿。

You are my treasure【all你番外和一些声明☆】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我……
先看完下面这个然后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我知道这大部分是我的错……
番外☆






【回坑说明☆】
我之前发过一段文字说是三次有事不来更了,但是事情结束之后这个圈子里的事有点多,让我有些失望。
特别是某希。
之后全职出了特别篇预告,本来我已经码好一段文,但是一看预告画风让我失望,各种细节也……
然后我就毅然决然退坑了。
但是看着以前那一堆文的修改稿,身边朋友喜欢全职的越来越多,有些动摇吧……但是心里的失望还在啊……
而且转去凹凸圈写文也尝到了一点甜头,就忘记了我的一堆修改稿子……
之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就突然想写这篇番外,一方面是我看了复联3痛哭流涕,另一方面就是我媳妇儿一只抱怨说她好不容易为我入了全职我却退了……也挺愧疚的……
现在我回来了☆凹凸和全职两个大坑会有点累吧……有可能甚至更文不平衡,就像更了全职忘了凹凸……
希望大家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
就酱☆

6.1买的汉服终于到了quququq
至死当个汉服娘♪
(这一套巨好看quq)

【凹凸乙女】次元壁。

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哼起了本尼的小调子~)
看看热度超不超心中的预期再决定有没有后文吧啊哈哈哈哈。
(看了妇联3后精神就没正常过hhhhh)
本篇为刀刀刀刀刀刀刀。
内含嘉德罗斯和雷狮。



本系列设定:三次元的“你”因为车祸穿越凹凸世界,然后再因为一些事情与他再次相见。(后面相见的结局看热度吧hhh)












女主醒后开头一律在病床上。





不喜欢请离开谢谢'











嘉德罗斯:

“渣渣?”
嘉德罗斯早上醒来习惯性摸了摸旁边你睡觉的地方。往常你总会被他一下子摸到脸上然后醒了。
但是今天不同。
“渣渣!你人呐!”
没有回应。
“渣渣!”
依旧没有。
“雷德祖玛!”
“怎么了大人?”
“你们……有没有看见那个渣渣……”
嘉德罗斯的声音有点在抖,而且脸上表情焦虑不已。
“大人,我们早上没有看见她。”
嘉德罗斯翻开积分榜,从头到尾看了一边,没有,又再一次翻开死亡榜上看,还是没有。
“大人,我们去外面找找!”
“一定,一定要找到!”
——————(另一边)
“滴……滴……滴……”
医院的味道,真难问。
你模模糊糊睁开眼,屋顶上的灯光很是耀眼。头和身体异常的痛。
“我这是……在哪……嘉德罗斯……”
“哇!你醒啦!”你的友人很激动,她说你睡了将近一个星期,你有点迷惑,你和嘉德罗斯好像在一起感觉快一年了。
“我……我父母呢……”
“你父母……他们……呃……”
“我懂了。我有点饿……”
“我马上给你拿吃的!”
——————————————
嘉德罗斯很绝望,雷德祖玛找了一天依旧没有结果,平常一直在他旁边嘻嘻哈哈的你虽然一直被他说烦,但是现在他恨不得你突然从旁边跳出来和他说话。
“你们,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雷德祖玛退下后不久,一个闪着金光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他拿起大罗神通棍,道:“你是谁!”
“诶呀诶呀,别那么激动呀,你可以叫我……次元壁。你的女友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二次元的世界哟。只是因为某些祸事才阴差阳错地来到这里。”
“那,怎样才能让她回来?”
“除非……再让她经历一次差点要了她的命的事。”
嘉德罗斯突然坐在地上,手中的大罗神通棍也滚到一边去。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下来。
“啧,别伤心啊,以我的能力每天还能让你看上她一会,我现在就给你看看她是什么情况呗。”
次元壁手一挥,嘉德罗斯面前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墙,他趴在墙上,看着你痛苦的样子,你的伤口又裂开了,血源源不断地往外面流,你的情况紧急只能再一次去做手术。
“渣渣!”
“渣渣!”
“渣渣!”
嘉德罗斯不断地喊着,但你却听不见。
“时间到咯~”
墙一下子消失,嘉德罗斯扑了个空。
“渣……渣……”
眼泪“啪塔啪塔”地掉在地上。
“我只能帮你到这啦。”
说完,他消失了。












雷狮:

早晨,雷狮带着你和他的海盗团出去刷积分,你看到了一直巨好看无比的蝴蝶就去追了,但是没料想,一转眼自己被偷袭了,也消失了。
“喂!鶸!你在哪呐?”
没有回应,雷狮继续上前走,发现有一堆人在瓜分你的积分。
“不好!是雷狮!我们完了!”
是啊,他们的确完了。
那可是海盗的宝藏。
几道电闪雷鸣,眼前的一堆人也化为了积分。雷狮想打开死亡榜看你最后一眼,但是没有找到,翻了好几边都没有。
积分榜上也没有,依旧没有。
雷狮第一次感到那么慌,他的手在抖,卡米尔和佩利,帕洛斯他们在一起。
一个闪着金光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你是谁?”雷狮抹去眼角快要流下的泪水,抄起雷神之锤道。
“别激动别激动,你可以叫我……次元壁。你的女友根本不属于这个次元与世界,她的消失也是理所当然,为了平衡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关系,你就当……做出点贡献呗。”
“我的宝藏,是不可能给你们这种所谓杂七杂八的弱鸡做贡献的!”
一道闪电劈下,但是金人的身周却有某种屏障挡着。
——————————(另一边)
头好痛……
我是谁我在哪雷狮呢……?
你努力睁开眼,发现四周都是医疗器械。
在你旁边的医生对你说你昏睡了好几天,而且你的父母因为车祸也去世了。
听闻这个消息,你的眼角流下了泪,取而代之的却是想念雷狮。
之前你伤心的时候总有雷狮陪着,即使他的安慰人技术过了将近“一年”也没有长进。
你感到身体无力,护士在换挂水袋,头,腰,腿都异常疼痛。
据护士说,这场车祸,也差点要了你的命。
——————————————————
“不过我可以通通人情,给你看看,她,现在的状况如何。”
雷狮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玻璃,怎么也打不破的玻璃,他透过这个玻璃看见了在三次元的你躺在病床上,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XXX!”他喊道,可是因为次元不同,你当然听不见。
“别喊啦,她听不见的,我给你看她可是耗费了我很多功力的哟。”
雷神之锤再度挥下,雷狮极力想要打破玻璃,但都是徒劳,没有用的。
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滴落到地上。





———————————————————
本来想着要码很多人的,但是因为最近实在是抽不出空而且这篇单段文字量很大,实在没有精力写文。
垃圾文笔真的请原谅
720°鞠躬.jgp








【依旧不要脸的要小心心和手手】












羊!太!好!
这里是repopo/!
我人生的第一本本叽。
因为是同学代买的,我以为没到她和我说她是忘了给我带过来/委屈巴巴。
在政治课上全程姨母笑看完,想象一下,政治老师在上面讲抵制黄赌毒,而我……
算了!!!不管了!我就看怎么啦!
我把那一袋装着明信片和徽章的袋子那cu来的时候shua——一下被围观感觉公开处刑(?什么东西)
然后又找了一节课和我媳妇儿二刷本叽,旁边还有我基友,仿佛一个围观哲学现场(?噫?)
然后我媳妇儿委屈巴巴因为她家里不怎么好买动漫的周边所以就没有买/哭唧唧。
总之!这肉是异常的好吃23333看了N多遍就是看不腻quqqqq @羊肝菌_

日刷No.1

【凹凸乙女】第一次口//交(R18!)

哇……我肾虚了,开完这个。
嘉雷瑞安帕。
R18注意!
词汇异常粗糙不雅,不适者慎入!
关于之前有一篇点文,因为有点小差错所以取消了,大家谅解。
希望微博不要压缩图质。有没有小可爱到微博找我玩呀。我好无聊的。

点我上普拉多♡

【凹凸乙女】洗面“奶”

对,如题,洗面欧派(ಡωಡ)
最近又想开车了……
段子体。
内含【嘉雷安帕】
顺带雷总的事变小梗/悄悄。
O!O!C!











嘉德罗斯:

“渣渣!”哦,这熟悉的叫声。
“不许叫我渣渣!话说干嘛啊嘉嘉?”
“你不是想去看星星吗?我陪你……”嘉德罗斯向你走来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一下,你又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然后他的脸就正好埋在你的柔软里。
“唔!嘉嘉!”你的脸爆红,头顶有冒烟的趋势。
嘉德罗斯在你的柔软里愣了一会,突然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
“渣渣不愧是渣渣,连胸都那么小。”即使他快把整个人都塞进围巾里面了但是你还是看见了他红到滴血的耳根。









雷狮:

他在身体变小后更加为所欲为了。
“雷狮……你够了没……”
雷狮这才从你的欧派里把脸抬起来,又蹭了蹭,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总喜欢把脸埋在我胸口了。”
说完,他顶着这张稚气未脱的脸对你笑了一下。
你:我靠靠靠好可爱!我wohsnzkznxgsiwb。
雷狮看着你泛红的脸,略微踮起脚来在你耳边用稚嫩的声音说:“弱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男孩也可以满足你哦~”
你的脑海里的声音:少女,去吧,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安迷修:

你俩在野外打怪,虽然你只是在一旁喝安迷修刚用积分给你换的果汁而已。
那怪物倒也有点智商,趁安迷修一个跳位就对你扔了一个攻击。
“小姐小心!”
安迷修见状“嗖”的一下跑到你这里,把你扑到旁边去,只是脸摆的位置不对,扑的时候把脸埋在你的欧派里了。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快,你还没反应过来,安迷修红着脸打完了怪就向你走来。
“小姐,在……在下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担心小姐的安危,就不小心……”他结巴着解释,脑海里清晰记得着刚刚柔软的触感。
大脑智商上线后才后知后觉,想起了胸前被某种东西压了一下的感觉。
“在下会对小姐负责的!”









帕洛斯:

你俩同居也很长时间了,双方父母也都见过了,近期准备筹备结婚与婚礼了。
你睡觉的时候会往上跑,导致半夜醒来的时候上半身凉,下半身热的迷之感觉。
不过这一次,你睡到了大天亮。
“哈……啊嗯。”你打了一个哈欠,揉揉眼睛,感觉自己的绵软里有什么东西。
眼睛往下看,发现帕洛斯的脸已经埋了进去,只留披散下来的长发在外面。
你拍了拍帕洛斯的脑袋,“喂,可以换个姿势了。”
帕洛斯这才迷迷糊糊醒来,用鼻音“嗯”了一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你,手还环着你的腰。
“我就说,我咋喘不上气来,原来……”帕洛斯把你往下扯了扯,给你重新盖好被子,又在你额头留下一吻。
“我们还没领结婚证呢(…)”
“那又怎样,都老夫老妻了,要不提前一下,今天去领?”
你也把脸埋在帕洛斯结实的胸膛上,也对他用鼻音“嗯”了一声。
帕洛斯笑了笑,手抚上你的头发,道:“现在还早,再睡一会吧,我的夫人。”




——————————————————————
赤裸裸的偏心又咋样?!
现在在跟着我爸健身,因为他是运动员出身就跟着他练了,然后我妈跟着我屁股后面减料减肥。
今天晚上还想例行150个深蹲来着,今天上海下一天雨,关节炎犯了。/kao
我大概是乙女圈里第一个有大量肌肉的写手了。











伸手要心心和手手。

【凹凸乙女】笑。

帕洛斯x你
标题和内容无关系列。
感谢 @蔷薇肝痛
都是帕吹嘛,所以就很认真写了哦!
自我叙述体。
略含负能,不适者自行退出。
OOC有。
胎教文笔,感觉不咋甜。
个人认为配合这首食用更佳

1.“嘀嘀嘀嘀嘀嘀……”
嗬,闹钟。
睁开眼,房里空荡,冷清,除了我,也就只有手机,电视和电脑会发声了吧。
烦。
“总监早。”“总监早上好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的下属都很给力,嘈杂的公司让我稍微轻松些。
“总监,这里有份文件,请签字。”
看着下属埋头苦干,办公室异常清净的样子有些头疼。
“其实你们可以互相讨论完成,但是不要太大声好吗?”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心理疾病,我更爱热闹的地方,但若太过,其实会头疼。
今天的方案好像很多,处理着处理着,天竟然黑了。
我像往常一样来到公司旁的那家日料店。那家店的老板娘可以说是我的知心朋友。
“哟,大总监来啦。”
“你就少抬举我吧,老样子,外加一点清酒。”
“好嘞。”
菜端上了桌,老板娘脸色有点沉,问道:“还在吃安眠药睡觉吗。”
“是啊,怎么了。”
“我觉得你很有必要去看一下。”
“是吗,已经大概有100人叫我去看了。”
“我帮你约到了一个医生,明天是周末,你去看看吧,名片给你。”
帕洛斯。
名片上写着。
我随手放进了包里,吃完了日料和老板娘唠了一会嗑就走了。
到了家,准确的来说只是一间大房子而已,屋内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生气。
打开灯,茶几上的几罐安眠药映入我的眼帘,我把那张新的名片随手扔在茶几上,顺便还推到了那一沓大大小小心理医生的明信片。
不是我吹,再叫三个人来都可以打斗地主了,还是108张的那种。
把手提包随意扔到沙发上,换上宽松的睡衣,准备淋雨。
踏进浴室,关上浴门,打开大花洒,水直直淋到我的头上,我试图让水流带走我的一些痛苦,没有用,半点用都没有。
拿毛巾稍稍擦干了头发后坐在沙发上。再一次拿起了那张明信片。
明天去看看吧。

2.我按照明信片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医院。
第一印象:很不起眼。
出于礼貌地敲了敲门。
“请进。”
一个好听的声音。
阳光下,他站在那里给他的花浇水,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你就是xxx吧,我看了你的资料,是那里LVL公司的企划部总监诶。月薪80万,是个好工作。”
他看向了我,从他的正脸看去,他还有那么点帅气和成熟。
“坐吧。”
他坐在我的对面,我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就好像当出投简历似的。
“我叫帕洛斯,能不能和我说说你的状况,这样我可以对症下药。”
“我就是在人多的地方心会定一些,不是很喜欢呆在人多的地方……”
“你在用安眠药辅助睡眠?”帕洛斯打断了我的话,我记得我昨晚特意强逼着自己不用安眠药入睡,说实话那一刻我有点慌。
“我能看出来,从你的眼神和状态。”他有点严肃,但之后好像又放松了下来。
“那,我们聊点别的,我很好奇,你在公司做那么大个官,而且你……”他打量了我一下,“看起来还不到25岁。”
我撇了一眼桌上的资料,上面没有任何关于年龄的信息,出生年月生辰八字,什么都没有,看上去真的很像一个人生概况。
“诶诶诶?”我发现了我脚下的一条白色博美,很漂亮的,它前面蹭了蹭我,或许是因为它有点小,我之前没发现。

3.“过来Loli。”帕洛斯轻轻地唤着,那狗很听话直直跑了过去,“非常抱歉,它就这样,之前吓到你了吧。”
“啊,没有,很漂亮的一条狗。”
后来我们聊了很长时间,他从不同方面问我的心情状况和生活里的脾气之类的。
我也挺乐意和他聊。
我还间接知道了他在这个城市的概况,他不是本地人,来自另外一个城市,出于什么原因来这里,他没有说。
一刻钟后,我又来到了这死气沉沉的房门前。
我大概当时脑子抽了,明明只有我一个人住,我还买了两室一厅。
因为太大了,家里空荡荡的,也没什么摆设,我的健身时间完全就是一周里面把这套房打扫四遍,也是个体力活。
客厅里夏普的55寸电视机我没怎么开过
我依旧到了那家日料店去吃饭。
“去聊了吗?”
“聊了,很开心,人长得也帅。”
“说正经的,有没有开解一点?”
“有啊,和他聊我还挺开心的,只是到了家,心情又回去了。”
“你啊……哎,怎么办哟。”
“哎,我那房不是有两个房间吗,我租出去一个,你帮我联系联系人,最好是认识的,一个人呆着有点空。”
“行吧行吧,我尽量。”

4.一周后,我接到了老板娘的电话,说是有人租了,而且很快就到。这期间,我也和帕洛斯聊了很多次,我还知道了他最近租了一个房,就离这里不远。
我开始收拾了,安眠药,一沓明信片,有点乱的房间,还有一堆垃圾。
整理完后我有点饿,打开冰箱,几乎什么都没有,倒也是,早饭在路上解决,午饭在公司解决,晚饭就和老板娘一边吃一边小聊一会,也就周末在家……点点外卖。
我出门,还好楼下就有个农工商,我采购了一点零食和饮料,我不会做饭,也就只能买那些用微波炉转转或者倒出来放锅里热热就能吃的速成食品。
采购时间有点超出预料地长,到处找吃的,排队,坐电梯的人还多。
出了电梯我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帕……帕洛斯?”
“哟,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啊,我在这里租了一个,2303室,或许这家主人还没回来,我再等等。”
“那个,我家就是2303。”
他有些惊讶,身边的小博美看见了我也很欢腾,手里大包小包的食物有些不方便,不过帕洛斯主动接下了一些,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一股我不喜欢的气息——冷清。
我把食品放在厨房,帕洛斯他自己就换上了我准备好的拖鞋,我指了指房间,他自己就去把行李放下了。
他那个房间比我稍微小一点,不过电脑台,苹果电脑,席梦思,衣柜,床头柜,拖线板等等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花去了我不少钱,再看看余额,不过动了一个零头罢了。

5.安置好后我还给小博美买了一个窝和一些吃食,它很开心,舔了我好几下。
说真的,他住进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他发现了我藏匿起来的安眠药并且全部扔掉;每次看他在厨房做饭就是一种享受;晚上他会主动提出看剧,若是恐怖片,每当恐怖来临时他会捂住我的眼睛。
“别看,很吓人的。”
有的时候难免有些尴尬,例如他洗完澡后上身只有白色衬衫,下身只是一条宽松的裤子,但依旧能看见……有……凸起。
去日料店的机会也少了,偶尔去一次,老板娘总会谴责我见色忘友,身周都是粉红的小泡泡。
说真的,那些情愫,挠的我心痒痒。
公司聚餐,我是被灌酒的对象,也能稍稍喝点,但是一多也就断片了,以前都是我的女性下属把我送回去的,现在他总在楼下等我,不管多晚,他总接我回去。
同居了大概1年吧,我也没收他房钱,说是就当每天帮我做饭和有时接我回去的报酬。
和他同居后我才意识到,所谓的心理疾病不过是束缚自己的一种方式与借口罢了。
我也隐隐觉得,帕洛斯也有点喜欢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情绪的高涨与低谷,他全在我身旁。

6.那一天,公司开会,我八点刚刚到家,刚出电梯门走几步路,小博美就开始叫唤。
我很庆幸,饭桌上的菜还是热的。
刚准备饱餐一顿的时候,帕洛斯坐在了我的对面,好像有点不开心,嘴唇微微瘪着。
“喂,今天怎么那么晚回来啊,我都等你好长时间。”
“怎么办,我公司开会,钱我总要赚的吧,我手底下还管着一堆人呢。”我一边吃一边说着,今天的韭菜炒蛋很下胃。
“把工作辞了,我养你。”
“……?!咳咳咳咳!”我呛着了,这个发言对我来说有些刺激,“什……什么?”
“工作辞了,我养你,虽然收入没你多,但至少当心理医生我月薪15万还是有的。”
“我……”
“别我了,答应我,这样,我才能无时不刻呆在你身边。”








“好。”

————————————END
我貌似拖了很长时间。
就看在我更那么多的份上,饶了我吧。
磨了很长时间还是没写出那种感觉quq


小心心和小手手!